將本文分享至︰

中國的影片還沒有沖出國門,片酬已經掛在天上了。據說,《青春期撞上更年期2》的男主角杜淳拿到了1600萬元,女主角馬伊拿到了1800萬元,《紅高粱》男主角朱亞文的片酬也已達到一

中國的影片還沒有沖出國門,片酬已經掛在天上了。據說,《青春期撞上更年期2》的男主角杜淳拿到了1600萬元,女主角馬伊拿到了1800萬元,《紅高粱》男主角朱亞文的片酬也已達到一集已達90萬元。你已經分不清到底是明星在為電視劇打工,還是電視劇在為明星打工了。

有消息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準備出台“明星限薪令”,很多人一听到限一類的詞就很反感︰人家是市場行為,掏真金白銀的人不著急,你著什麼急?表面上看似乎是這樣的,這個市場確實不是強買強賣的壟斷市場,可這也未必是成熟理性的消費市場。

不要以為這是一件簡單的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事,電視劇賣掉的錢雖然是電視台付的,我們無需為它額外付費,可是電視台的錢也不是憑空來的,片酬高了,意味著你要忍受的廣告也多了,電視劇更注水了,所以說到底,明星的高片酬其實是大眾在買單。

明星的薪水該不該限?得首先問問他們值不值這筆錢,從市場角度看,既然有人願意掏這個錢,那他們就值這些個錢,可是不是黃金就賣出了黃金價,白菜就賣出了白菜價呢?依廣電總局的這個限薪令的意思,是不值。問題是,廣電總局雖然是主管部門,但它不是市場參與者,它怎麼知道,這個片子該值多少錢,那個明星該值多少錢呢?比如《泰?濉菲狽渴 父 冢 傷疵揮性諞到緇竦每詒  敲茨闥鄧禱故遣恢的兀俊洞蠡拔饔巍飛嫌持 跗狽坎偶蓋 潁 墑撬跋斕降娜巳河趾沃骨 潁 闥鄧禱故遣恢擔靠吹郊父雒饜悄米盤旒郟 慘 吹揭淮蠖巡輝趺從忻拿饜親 叛 骨  掛 吹礁嗟娜褐諮菰背宰藕蟹鼓米趴閃 囊壞慍昀汀?吹郊父雒饜切槍獠永茫 掛 吹礁嗟難菰北慌乃澇諛  尬諾納程采稀/p>

市場任何時候都有扭曲的時候,但是一個東西價格如果和價值分離太高的話,難免讓人感覺不值。總的來說,就中國電視電影市場的現狀而言,明星們的收入比他演的電影給人的印象要深刻,明星們的片酬比他們的演技更深刻。我們的國產電影有的已經可以拿到十億元級的票房了,可是我們的電影在世界上的口碑還在發展中國家行列。

物價是怎麼被哄抬上去的,恐怕得從市場本身找原因,全國那麼多電視台,除了有限的幾家靠自制節目活著以外,很多都要靠電視劇活著,不爭行不行?恐怕誰都不敢對電視劇說不是,要不廣告怎麼辦?另一方面,好壞都是這幫人了,大家的選擇余地其實都不大。不管這幫人值不值那麼多錢,限制可以治標,終治不了本,治哄抬物價最好的辦法是放開市場,如果覺得我們自己的明星導演不夠珍惜眼前的好日子,那麼不如讓外來的和尚殺殺價,推他們幾下。

靠明星推動與靠質量推動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市場,前者看的是臉,用臉來保證票房,後者則需要這個行業所有從業人員的全身心投入,為什麼在美劇中很少看見包打天下的臉,就是這個道理。在中國天價的片酬背後是編劇和一些新人小演員配角的無奈,他們的利益又由誰來保障?限高的同時也是一個利益調整的過程,既然要限高,自然也要托底,在美國有一整套機制保障非主角演員的利益,不管是演員還是編劇,都能找到為自己維權的“娘家”,這種社會化組織的調節功能是政府部門的行政命令很難取代的。


(編輯:顏靜潔)

以做手機的態度做食

對于吃這件事情,中國人有絕對的發言權。熱播的《人生一串》、《舌尖上的中國

我要提問

|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滬B2-20050348號 互聯網視听節目服務(AVSP):滬備2014002 刪稿聯系郵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權所有 上海第一財經傳媒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上海第一財經數字媒體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