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文分享至︰

11月20日晚間,據媒體報道,*ST華業已經向交易所遞交了申請豁免退市的相關材料。有分析指出,若申請豁免成功,將是A股市場首例。“我們現在既然已經觸及了面值退市,即連續20個交易日

11月20日晚間,據媒體報道,*ST華業已經向交易所遞交了申請豁免退市的相關材料。有分析指出,若申請豁免成功,將是A股市場首例。

“我們現在既然已經觸及了面值退市,即連續20個交易日(股價低于1元),上市公司本身能做的非常有限了,我們肯定會盡最大可能去申請豁免,還是希望華業不要在規則下被‘錯殺’。”11月20日晚11點30分許, 中證君致電*ST華業總經理鐘欣,其在電話中對中證君表示。

鐘欣表示,“市場也強調退市常態化,對華業來說肯定是不利的。想去挑戰一個規則,去改變一個規則,或者在規則里有一個特殊的待遇,華業首先必須特殊。”

申請原因︰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ST華業即華業資本,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華業資本陷入多事之秋,在被爆出百億應收賬款遭遇“蘿卜章”事件後,股價一度大跌。

一切始于去年的一則公告,2018年9月27日晚間,華業資本發布公告稱,子公司投資的應收賬款出現逾期,追償小組在現場走訪時向債務人出示恆韻醫藥與公司方面簽署的協議,債務人方面否認存在協議中列示的債務,文件上公章系偽造,確認債務並不真實。公司涉案金額高達101.89億元,直接導致公司存量應收賬款面臨部分或全部無法收回風險。

2018年年報被“非標”之後,華業資本股票被*ST。今年以來,*ST華業遭遇5次面值退市危機,前4次,*ST華業都從懸崖邊上挺了過來,但最終11月12日公司股票收盤價連續20個交易日低于1元。

11月12日晚間,*ST華業公告稱,公司自11 月13日開市起停牌,上交所在公司股票停牌起始日後的15個交易日內,作出是否終止公司股票上市的決定。公司股票可能將被終止上市。

鐘欣表示,“我們現在既然已經觸及了面值退市,即連續20個交易日(股價低于1元),上市公司本身能做的非常有限了,我們肯定會盡最大可能去申請豁免,還是希望華業不要在規則下被‘錯殺’。前面(面值)退市的6家,沒有特殊的案例,能不能為華業開一個門,我們也不知道。我們還是認為華業在這個事情上有很多跟其他不同的地方。”

對于華業不同的地方,鐘欣表示,“華業並不是經營不善,突然爆發踩雷(事件),100億的刑事詐騙一事,公安機關在偵辦案件過程中,還是有很多保密的要求。很多信息即使企業知道也不能隨便向市場披露,公安機關有原則,監管部門、交易所也有信息披露的規則,這就導致了事實進展的信息不對等。”

“股民經常打電話問我們追贓的情況,我們沒辦法在電話里說(追贓)30億元。由于規則,信息涉密,我們不能去披露,這就導致信息不對等。可能(投資者)就認為你什麼都沒做。”鐘欣說。

直到11月13日,*ST華業公告稱,11月12日收到重慶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總隊發來的函件,表明警方自2018年10月12日立案偵辦了公司應收賬款被騙案,經偵查,本案犯罪嫌疑人眾多、涉案資金特別巨大、時間跨度達10年,屬于全國性特大經濟犯罪案件。目前,案件相關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采取相應刑事措施,扣押凍結涉案財物初步估值達30億元人民幣(部分系輪候凍結)。鑒于案件尚未提起公訴,挽回資產損失情況以法院審理結果為準。

鐘欣還表示,“規則制定者是為了維護資本市場健康的情況,不好的企業、不良的企業,就要走,好的企業留下來。華業是不是不良企業?這是一個核心問題。我們如果是不良企業,持續經營有問題,那麼就不要申請(豁免)了,沒有意義。但華業是一個特殊的情況,是被騙了,被騙了100多億,而且案件比較復雜,涉及這麼多人。”

申請情況不樂觀

多位業內人士對中證君表示,*ST華業申請豁免面值退市,情況難言樂觀。

資深投行人士王驥躍認為,雖然*ST華業申請豁免面值退市,但不太可能被豁免的,不能開這個先例。

東北證券研究總監付立春在接受中證君采訪時表示,在提高上市公司質量的背景下,必須增強市場的流動性,面值退市的公司越來越多。與此同時,申請豁免面值退市的公司也越來越多了。未來對于面值退市及豁免退市的相關規則的進一步解釋和完善都存在一定空間。

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劉俊海教授對中證君表示,資本市場要推進法治化,這是不可逆轉的潮流,任何上市公司都沒有法外特權。能不能豁免面值退市,關鍵是公司要說明自己不具備退市的法定構成要件。即便退市,企業還可以繼續經營,提高核心競爭力,回報投資者;滿足條件的,還可以依法依規申請重新上市。

劉俊海認為,嚴格執行退市制度,嚴格落實退市標準,不是為哪個公司量身定制的,對每個上市公司都適用。當然,監管部門、交易所對即將面臨退市的公司,也要指導他們完善公司治理,保護公眾投資者權益,促進公司可持續發展。

“下周正常去交易所溝通,把我們認為正常合理的理由提出來。我們管理層扛了很大的監管壓力。(結果)真的很難說,前面6家不知道有沒有申請(豁免),但都沒有得到任何特殊待遇,目前規則是這麼定的。”鐘欣說。

鐘欣也坦言,“市場也強調退市常態化,對華業來說肯定是不利的。想去挑戰一個規則,去改變一個規則,或者在規則里,你有一個特殊的待遇,華業首先必須特殊。”

鐘欣說,“目前絕大多數債權人出函希望我們不退市。(我們)希望不退市,其實是希望得到一個暫停上市。”

“面值退市的上市公司能否成功實現自救,關鍵要看自救行為能否真能改變公司質地,對公司持續經營能力產生積極影響。”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對中證君稱。

五輪“自救”

*ST華業此前就表示,已經通過高管主動停薪、業務整合裁員、開源節流控制成本等措施,實現削減支出、優化資源配置。同時,聘請了律師、會計師及重組顧問公司對公司進行資產摸底及破產和解,力求“自救”。

為了謀求“自救”,*ST華業先後經過五輪“洗禮”。

發生在6月27日、7月17日的第一輪和第二輪“自救”相對“輕松”。

6月27日*ST華業表示,公司正在積極開展自救,尋求各種措施努力化解債務危機。

7月17日,*ST華業發布公告表示,公司經營情況正常,各項工作良序進行。公司正努力穩定並改善公司經營基本面。

發生在8月13日第三輪“自救”, 是公司最艱難的一次“自救”。

在此階段,監管層曾對*ST華業、華業發展、時任董事長徐紅等予以通報批評或公開譴責。

上交所8月2日公告,決定對*ST華業、華業發展、公司時任董事長徐紅、時任財務總監郭洋予以公開譴責;並公開認定徐紅等10年內不適合擔任上市公司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

8月6日晚間,*ST華業公告《關于董事、高管辭職及補選董事、聘任高管的公告》,董事會同意聘任鐘欣為公司總經理,聘任張曦為公司財務總監。

第四輪“自救”發生在9月15日。

*ST華業公告稱,實控人周文煥擬將旗下醫藥公司部分股權注入上市公司,用以增強其持續經營資產。9月16日,*ST華業開盤漲停。“自救”成功。

最後一輪“自救”則發生在11月7日。

*ST華業寄希望于礦業老板——金寶礦業的援手來挽救公司,不過最終市場沒能買單。

11月15日,*ST華業在《致廣大投資者的一封信》中表示,若公司退市後,公司股票將轉到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繼續交易,不會導致公司喪失法人主體地位,公司仍將作為市場參與者,繼續努力保持原有業務平穩開展,保持全體員工(包括下屬子公司)的團隊穩定,保持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三醫院正常運營。公司全員將一如既往地認真、努力工作,不放棄通過經偵追贓、破產和解、重組等各種合法方式繼續拯救公司,堅定不移地踐行公司職責,盡最大努力維護公司、債權人及廣大投資者的合法利益。

科技界“達沃斯論壇

作為國家級大型科技產業化會議,第二屆 中國高科技產業化高峰會議 將于11月25

我要提問

|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滬B2-20050348號 互聯網視听節目服務(AVSP):滬備2014002 刪稿聯系郵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權所有 上海第一財經傳媒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上海第一財經數字媒體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