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文分享至︰

今日大盤分析︰ 分享趣味的思維啟迪,接地氣的創投方法論 題圖︰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伙人 沈南鵬先生 沈南鵬,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創始及執行合伙人,攜程網、如家的聯
今日大盤分析︰

分享趣味的思維啟迪,接地氣的創投方法論

題圖︰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伙人 沈南鵬先生

沈南鵬,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創始及執行合伙人,攜程網、如家的聯合創始人,分眾傳媒(002027,股吧)、金豐易居投資人之一。曾任德意志銀行董事兼中國資本市場主管,還在美國雷曼兄弟證券和花旗銀行的投資銀行部門任過職。

來源︰世紀名家講堂

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紅杉資本向來關注新技術、新經濟,沈南鵬帶給中國人的紅杉資本卻一直在那些人力資源密集、成本低廉和附加值相對不足的產業里發力。這意味著什麼?沈南鵬說,在中國投資,我主要奉行三個理念。

1

投資項目看中“中國消費”

當代資本一般都比較看好新技術與新經濟,在美國 谷,投資家們都將精力關注在所謂技術革新上。但在中國,體現的則是另外一個場景︰能夠有爆炸性成長的行業非常多,並不僅僅局限于互聯網、軟件等行業。中國軟件行業的增長可能還比不上一些所謂的傳統行業。比如中國的體育用品市場,我們肯定認為它是一個很傳統的市場,但它每年的增長率遠遠超過軟件行業。

哪些屬于傳統行業,哪些屬于新興行業?對我們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行業有沒有爆發性、前瞻性的變化,我們關心的是行業變化的格局,而無需去定義傳統與非傳統。比如我們所投資的匹克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中國制造的消費產品。30年前它還只是耐克和阿迪的加工廠,跟很多福建、浙江、江甦的知名企業一樣;但10年前,匹克的經營者意識到中國消費即將突起,于是開始打出“匹克”這張商品牌,現在做到與李寧、安踏齊名,進入前三。這是一個我們投資中國的最經典案例。

另外一個公司,我們的投資也成功,就是利農。它現在是中國領先的綠色蔬菜生產商,在西蘭花、小南瓜、櫻桃、番茄市場上擁有第一名的市場力。這些都是傳統行業,在美國,這些行業的格局已經形成,很難產生大的公司。但對中國來說,這是紅杉的一個巨大機會。這是美國的投資基金不可想象的。而且,這里也需要高端技術。以色列的農業走在中國前面,所以我們從那里引進了一些高端技術。

在很多地方我們借鑒海外的商業模式與技術,但我們的立足點一定在中國。選擇投資對象時,我們很少投資那些主要以海外市場為主的企業。為什麼呢?因為,中國才是最有吸引力的地方,某種產品只要能夠在中國被大家所歡迎,那它的增長潛力將非常非常大。從匹克的衣服到利農的蔬菜,就非常明顯地證明了這一點。而這也是“從中國制造到中國消費”一個更重要的旋律。“中國制造”是將生產的產品賣到海外去;而“中國消費”就是生產自己的品牌,在國內消費。

現在有一種流行觀點,那就是中國經濟整體對外的依賴度太強,而我們的內需市場不足,拉動不足。作為投資人,我是這麼看待的︰經濟危機來了後,很多人懷疑中國的內需,但從我們企業自身的發展來看,還是處于一個高增長階段。當然,這里有一個所謂的規模問題,當企業達到一定的規模後,一些基礎方面的增長不會因為金融危機有太大的動蕩,當然一些中高端產品可能會受到一定影響,但體育用品、蔬菜等都是人們離不開的。

2

誰是企業股東並不重要

什麼樣的資本適合從事什麼樣的產業,應該由資本本身決定。總體來講,現在其實是一個更開放的市場,無論內資還是外資,只要你有好的管理理念,有好的投資方向,有好的經營團隊,那你肯定可以賺到錢。有人說在中國做生意,教育費用會過分高企。我認為,從大的環境來講,中國的投資環境是越來越良性。我覺得在中國做生意所需要的應該是一個很低的教育成本,而且政府的支持非常明顯,尤其是對創新行業的支持全世界少見。

投資每一個國家都有所謂的政府參與,政府所關注的一個最基本的事情,就是你的投資最後能產生什麼樣的社會效應。比如,政府給一些大學生提供二三十萬的創業貸款,這些資金的投入比我們風投進入的時間還早,而且既沒有股權要求,也無需擔保,只是說幫助這批達到一定標準的年輕人創業。這在美國有嗎?可能沒有。

真正的自由競爭是很難的,我們涉及的行業也並非全都自由競爭的行業。在我們所關注的行業中,有的有政府監管,比如媒體行業、互聯網行業、醫療行業,有的則相對少一些,比如消費品行業;有些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依賴于政府,比如新材料、新能源,並享受一些政府補貼。不管做什麼投資,政府是支持還是不支持,都不重要,最重要、最關鍵的是這個企業有沒有市場競爭力。比如在房地產行業,萬科做得很成功,我相信這里確實需要對宏觀政策的正確解讀,但萬科在管理上的出類拔萃也非常重要。

現在中國正處于一個資本的轉換過程,對于企業而言,股東是誰其實並不重要,關鍵是經營機制有沒有建立起來。對于不同的企業而言,不同的企業形態決定了不同的經營機制,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對企業經營者、管理層的激勵機制是一個企業發展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中國的企業特別熱愛多元化,紅杉美國作為全球回報率最高的一個基金,在過去三四十年的年平均回報率超過50%,這已經是一個奇跡。在中國,過去五到十年里也有不少企業平均成長率在50%。

投資專注不專注,關鍵在于這個行業有沒有持續增長的可能與潛力。今天,如果我是企業家,一旦看到某個行業或企業有50%的持續增長潛力,那我就不會分散投資,因為再去投資的企業能否做到50%成長還是一個疑問。但如果這個企業每年只有10%的增長,那我就會拿出一部分資金到外面尋求有更好回報的投資機會。作為股東與管理層,應該更多的是打造企業的核心競爭力。當然,這個核心競爭力可以延伸到某個業務的中下游。

在資本市場上,上市公司的透明度應該越來越高。這里牽涉到一個知情權的問題,至少企業的股東都要有知情權,在國內,這個現象很少有人思考。從長期來看,這是一個企業所必須面對的問題,你越透明,市場就會給你更高的議價。這對全世界來講,都是一個普遍規律。那些治理機制好、透明度高的企業,投資者對它信任度高,而信任越高也就意味著它的市盈率越高,這樣公司股東和管理層都會得益。

3

堅守下一個投資是最好的

對于中國人來說,尤其是企業家,都有很強的家國意識,希望產業救國,這是一百年來的一個恆久的主題。因為教育環境與成長環境的關系,在中國成長起來的我們這一代人,不可避免也有這種心結。我想,如果有越來越多的基金與我們一起扮演這個角色,我們合在一起的力量肯定會對中國經濟發展起到一定的推動作用。至少可以讓人們看到,在政府資源、政府資金以外,還有一些民間力量在幫助不同的行業成長。比如榮氏家族,張謙,這在當時基本上可以被視為中國的一種文化傳統。

我認為,企業需要賺錢給股東回報,但同時也必須考慮巨大的社會效應。因為企業所謂的利潤,尤其是暴利、高端利潤,都來自于社會。如果沒有這樣的基礎,你不可能成功。作為企業家,當企業做到一定規模後,這就是一個必須思考的問題,包括回饋社會,未必就是說做多少慈善。慈善很重要,但慈善的背後是如何將社會責任感提升。

借用谷歌的話來講,作為基金,我們的社會責任就是不做欺詐性的事情;同樣我們的基金要投入那些陽光企業、對社會有很大貢獻的公益行業。這說起來容易,但做起來並不容易。比如,今天有一個賺錢機會,但屬于短期行為,而且產生的社會效應也有限,你做不做?仔細想一想後,我未必會去做,我應該將時間與精力花在打造一些早期的企業上。其實,投資早期企業非常辛苦。

做投資,你必須思考一些國家關于憲政、法制方面的問題。這也是我們在國內做投資必須思考,也必須面對的問題。我覺得,中國的法制環境越來越好,現在的問題可能更多地存在于執行層面,就是怎樣使政府能夠在執行上有更高的效率。對我來說,做投資家可能比做企業家更好一些,因為我不太關注細節,作為企業家來說還不夠。但作為投資家,至少還能及格。另外,過去我們走得比較快,有些事情是事在人為,但有些事情還是要依靠整個環境。

我作為投資家,還是覺得時間有些短。我真正開始做投資其實也就十年時間,現在,我們投了近50家企業,這個速度已經非常快。對企業來說,聰明與靈活不是重點,關鍵是能夠不斷積累。投資是一種文化,我們正在摸索一條具有中國文化特色的、成熟的、長期的投資之路,它的出現需要時間。我相信,四五年之後,我們的投資肯定比以前更好,就如紅杉所堅守的一句話,“下一個投資是最好的投資”。

*本文系世紀名家講堂首發。內容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投資人說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獲取授權。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投資人說。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科技界“達沃斯論壇

作為國家級大型科技產業化會議,第二屆 中國高科技產業化高峰會議 將于11月25

我要提問

|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滬B2-20050348號 互聯網視听節目服務(AVSP):滬備2014002 刪稿聯系郵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權所有 上海第一財經傳媒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上海第一財經數字媒體中心